德牧网

首页> 资料-ing

探访军犬基地

: 杂谈 分类: 一、训养德牧的常识方法和体会
探访军犬基地
  ●本报记者 樊剑英 本报特约通讯员 李华
  它们曾出现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战壕里,曾在朝鲜和越南战场显身手,“沙漠军刀”行动中也有他们的身影。将军们还为它们颁发过勇敢勋章。它们就是军队中的特殊成员———军犬。为了揭开军犬基地的神秘面纱,亲身感受军犬队官兵们的酸甜苦辣,记者驱车来到位于南宁市郊密林深处的广西军区军犬训练队,与战士们一起生活了3天。
  我们也是“特种兵”
  记者到达军犬训练基地的时候,恰好是开午饭的时间。未进营门,就已听到嘹亮的歌声:“我们是年轻的军犬训导员,为祖国训练威猛的军犬;我们是光荣的军犬训导员,为祖国培育忠诚的军犬……”学唱这首旋律激昂的《军犬训导员之歌》,是每个军犬队员进队的必修课。
  教导员陈万强介绍说,刚进军犬队时,战士们怕人笑话是“养狗的”,给家人和朋友的信上,地址都只写代号而不写军犬队,不少人吵着要调离,可他们在军犬队呆上一段时间后,赶都赶不走。因为他们懂得了这个岗位的价值和意义,都自豪地说,和那些舞刀弄枪的战士相比,我们也是“特种兵”!
  在现代科学如此发达的今天,军犬的存在还有必要吗?“军犬特殊的生理机能,是任何先进技术都不能代替的。”记者的疑虑刚一出口,便被队长罗祖悦“ 顶”了回来。老罗在军犬队已干了15年,是地地道道的“军犬通”。他拿出一本总参编写的训练教材给记者看,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军犬列入军队编制,是我军的现行装备之一,是部队战斗力的组成部分。按照管理规定,军犬从出生那天起就建立了档案,生老病死、立功受奖、血统族谱都一一记录在案,还有专门的食品和保健医生,伙食待遇比战士的还要高。从军犬的出现讲到现在,又从国内讲到国外,罗队长一“侃”就是两个多小时。
  凌晨,我们一起训练
  凌晨4点,我被教导员喊起来,和战士们一起参加“追踪”训练。
  在军用卡车上颠簸了20多分钟,我们来到军营外面一处带灌木丛的山地训练场。此时只能模糊地看见人影。战士们下车后开始“布线”,给军犬设定要寻找的隐藏目标。陈教导员介绍说,要一个小时后,等气味变淡了,才能开始追踪训练。训练这个科目,战士们通常都是4点起床。
  我跟训的军犬是条名叫“西欧”的纯种牧羊犬。在军犬队,战士们给每条军犬都起了名字。5点半,训导员小刘牵着“西欧”开始寻找嗅源,我在后面高一脚低一脚地紧跟着。只见“西欧”忽左忽右,不一会儿就在一处草丛边吠叫起来,这是告诉主人找到了目标。30分钟后,“西欧”顺利完成任务,找到了隐藏的全部目标。
  小刘告诉我,要让军犬圆满遂行各种任务,最重要的是培养其对主人的依恋性。为达到人犬合一的目的,战士们与它们朝夕相处,像爱护自己一样爱护它们:军犬生病了,要吃药打针吊水,日夜陪护;每天要给它们洗澡捉虫,带它们散步……
  上午操课,战士们趁着天凉抓紧时间训练匍匐和扑咬等科目,因为天热以后就不能再训练了,怕军犬中暑。近年来随着走私活动手法的变化,军犬越来越广泛地被用于执行打击走私的任务,军犬队的训练科目增加了许多,变难了许多。军犬队至今已成功地协助地方部门破获了几十起香烟、毒品走私案。
  我们呼唤尊重
  8月22日上午,我走进了军犬基地的繁育中心。
  一排排整齐的犬舍“居住”着临产的母犬和尚未正式列编的幼犬。战士们刚刚给这里消过毒,但骚臭味还浓得让人受不了。正在抱着幼犬洗澡的繁育员黄志林说,他每天起床后的第一项工作就是冲洗犬舍和犬的“饭盆”。这位来自广州的战士,放弃了家里优越的经济条件入伍来到军犬队,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干着这又脏又累的繁琐工作。母犬临产那几天,他还要日夜守护在犬房里。“没结婚就干‘妇产科’,开始觉得特不好意思,习惯了,也没啥。”平静的话语让记者肃然起敬。
  军犬队每个队员都有被军犬咬伤的经历,而且因为犬牙带毒,咬过的疤痕永远褪不掉。队员们把这称为“特种兵标记”,还美其名曰“吻痕”。在军犬队有这样一句格言:“没有被犬咬过的队员,不是一名合格的军犬队员。”
  “再脏再累,我们都能承受,唯一不能忍受的是别人对我们的不尊重。”在军犬队采访,几乎每个官兵都向记者吐露了这样的心声。军犬队经常被不了解的人称为“狗队”,干部被称为“狗倌”,战士被称为“狗兵”。这些不雅的称谓无形中伤害了官兵的自尊心。因为这种偏见,军犬队一些大龄士官至今没找上对象。背负着这样的压力和委曲,军犬队的官兵们仍然在这个光荣而又特殊的岗位上默默地奉献着。到现在为止,他们已向广州军区输送了1000多条合格军犬,培养了一批优秀训导员,营队荣立了集体三等功。
推送 编辑

模块【】 相关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