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牧网

首页> 资料-ing

军犬训练基地

 军犬训练基地
 每年二月份天气渐暖的时候,军犬训练的计划也被安排的最满,一些刚刚参加训练的军犬让训导员们格外地忙碌。
  正在进行的是军犬通过障碍的训练,轮到这条比利时牧羊犬上场了,它会有什么样的表现呢?
  在通过三级高台时,这条军犬却从旁边绕了过去,而在跳过接下来的这堵矮墙时,它的后腿又被绊了一下,还差点摔倒。这条军犬似乎并不像人们想像的那样勇猛威风、动作敏捷。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原来,这是一条刚刚参加训练不久的军犬,它的参训时间还不到两个月。
  而在同一个训练课目上,参训时间较长的军犬又会达到一个什么样的标准呢?在训练基地的数百条军犬中,有十几条训练水平很高的军犬,训导员经常让它们给其他军犬做示范动作,因此,这些军犬也被叫作“示范犬”,这一次上场的就是“示范犬”。
  “示范犬”是怎样被训练出来的?它们的训导员又是些什么样的战士呢?
  军犬训练基地是担负军犬繁育、训练的特殊部队。每年都将为其他部队培训、配发几十条军犬,从这个基地走出去的军犬主要执行重要目标警戒、边海防巡逻以及安检排爆等任务。为了完成预定的任务,训导员们付出了许多艰辛和努力。
  军犬训导员,这条名叫耐尼的比利时牧羊犬就是他训练出来的一条“示范犬”。每条“示范犬”除了掌握多种课目的训练内容,还都有一些擅长的技能。耐尼是训练基地为数不多的能够完成爬直梯高难度课目的军犬。这个直梯高达四米,耐尼能够在半分钟之内就爬到顶部的高台上。
  把天性不善攀爬的军犬训练到这个程度,在整个训练基地都让人佩服。
  今年三岁的耐尼是黄惠明从两年半前开始带的,日复一日的训练生活,在人和犬之间产生了一种特殊的默契,甚至连黄惠明的情绪变化,耐尼都能够敏锐地觉察到。
  军犬训练队 训导员
  就比如说我高兴的时候,耐尼的话就会活泼乱跳,乱跑,就是玩儿,在草皮上打滚儿,就这样,我一不高兴的时候,它就不会乱跑是吧,就陪着我就慢慢地走。
  在训练基地,每一名训导员都有着丰富的经验,而在他们看来自己带的犬都是最有灵性的。
  军犬训练队 训导员
  我们训练障碍对吧,别的犬的话可能要一个月两个月,甚至半年,我那犬的话只要一个星期,就跑一个星期,障碍的话全部能跑下来。
  尽管耐尼在黄惠明的训练下已经成为了一条“示范犬”,但黄惠明还是希望它能够掌握更难的动作,攀爬四米高的直梯就是黄惠明特意为耐尼设置的一个课目。
  军犬训练队 训导员
  为了以后一个观赏性,以后的话,假如说有什么实用性的话我们可以用得上,爬梯子,人进不去的地方然后犬的话就上。
  军犬的特点是嗅觉灵敏、奔跑能力强,但日常生活中它们根本就不会爬高。为了让军犬能够执行特殊的爬高任务,黄惠明始终没有放弃这个课目。然而,经过了多次的尝试和诱导,耐尼却对攀爬直梯一直有恐惧感,不肯往上爬。
  军区军犬训练队 训导员
  我们就想,这梯子该怎么爬啊?每一次想把梯子的话放倒,给它走两遍,给它适应之后,然后慢慢的话增加点坡度,从30度然后到45度,一直到90度。
  纪实段落:爬梯训练和研讨
  在最初的训练中,梯子的角度很难把握。太低了,军犬会本能地跳过去,根本不去完成攀爬的动作;而太高了,军犬又会不知所措,有时候爬两下就会掉下来。
  军犬训练队 训导员
  然后最关键的前面拐弯勾住那个梯子,还要后脚,后脚的话也很重要,因为它爬,它后脚的话要蹬,你蹬不中的话蹬不上去,就说后脚一打空它要摔下来,后脚的话也很重要,要给它慢慢适应,那个楼梯的话,一格一格的话有多长给它适应,一蹬的话就要能蹬得中,只要一蹬蹬不中,一滑,那个踩空要摔下来。
  比利时牧羊犬的腿比较长,先天条件不错的耐尼,攀爬课目的成功可能性很大。认准这一点,黄惠明不厌其烦地调整着直梯的角度,从30度到45度,一直到90度。一个多月后,经过了无数次的训练引导,耐尼爬直梯的动作也有模有样了,但就在耐尼第一次快要爬上直梯顶端的那一刻,随即发生的一个情景深深地刺痛着黄惠明的心。
  军区军犬训练队 训导员
  上到顶的话它不知道该怎么办,是往前面爬还是往后底下跳,它不知道怎么办。然后爬那里也很紧张,它挂久了,挂久了它没力了,然后的话一下踩空,就掉下来了。
  从四米高梯上掉下来的耐尼,前腿狠狠地戳在了地上,疼得它倒在地上大叫。
  军区军犬训练队 训导员
  然后大家看见了,都过来的话,想过来扶一下怎么样,谁摸都不行,谁摸都咬,因为它痛。然后开始的话我也是摸,我也是看,摸它,摸它的话,它没咬,然后我摸它的前腿,我摸看怎么回事,一摸的话脱臼了,它痛,它张嘴就想咬,看到我,刚好的话嘴的话刚好含着我的手。
  尖利的犬牙紧挨着黄惠明的手,谁也不能预料接下来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受伤的军犬性情突变,很可能出现误伤主人的情况。可黄慧明此时却顾不上危险,无论耐尼怎样拼命挣扎撕咬,他还是毫不犹豫地冲了上去,直至把耐尼搂在怀里,送往卫生所处理伤情。
  从卫生所回来后,为了照看受伤的耐尼,黄惠明不顾犬舍的异味和蚊虫叮咬,带着自己的被褥搬进了犬舍。
  黄惠明 广西军区军犬训练队 训导员
  犬的话,那个伤了肯定要陪护,不陪护的话晚上有什么动静,痛啊,或者怎么回事你也不知道,所以说你肯定要陪护。
  训导员们总是这样全身心地投入工作,两年半来的朝夕相处,让黄慧明对这个无言的战友充满着爱心。而黄慧明没有想到,就在这次陪护耐尼时突然发生了一个险情,恰恰是耐尼救了自己一命。
  黄惠明 广西军区军犬训练队 训导员
  晚上的话看耐尼的话它安静了,安静睡了,然后我就睡了。睡完之后,然后迷迷糊糊然后听到耐尼的话在我那个床边,就在我头这里叫,一边叫的话一边扒我。我就醒了,我一看,耐尼说你干啥,我看因为它受伤了嘛,受伤的话,它只能单腿蹦过来。
  一心惦记着耐尼伤情的黄惠明猛然惊醒,而这时犬舍突发的险情让他惊出了一身冷汗。由于点燃的蚊香放得离床边太近,晚上睡觉时,黄惠明蹬被子,正好把被子的一角踢到了蚊香上面。
  黄惠明 广西军区军犬训练队 训导员
  那个蚊香的话烧着那个被子,因为那个棉花的话是暗火,人的话就感觉不到烧。然后就只能是冒烟那种。/我就想,这么大一股浓烟对吧,烧不到人,虽然烧不到人,这么多烟的话,可能的话吸入那个烟的话也会中毒对吧,所以我很感谢耐尼。
  一个多月后,在黄惠明的精心护理下,耐尼痊愈了。尽管黄惠明对耐尼倾注着深深的情感,而且上一次的摔伤很可能使耐尼对攀爬直梯增加了更多的恐惧和紧张,但黄惠明还是狠心决定让耐尼继续进行攀爬直梯的训练。因为他的心里清楚,任何一条军犬都应该被训练到最佳水平,那是训导员的职责。
  重新训练,黄惠明的准备工作更加细致了。为了确保耐尼的安全,他在训练时专门让其他队友帮着自己在梯子下面保护耐尼。
  黄惠明 广西军区军犬训练队 训导员
  那个时侯,好了之后再爬之后,我还特意的话叫了两个人,加我三个人在底下,就怕它摔下来,所以要接住它。
  慢慢地,耐尼不但不再害怕爬梯,每一次上梯时还特别兴奋。最终耐尼熟练完成了攀爬四米直梯的动作。作为“示范犬”,每次基地训练这个课目,在所有参训军犬中耐尼都会第一个冲上直梯。
  隔断:
  在军犬训练基地,训导员和军犬之间有着各式各样的故事。他叫徐振杰,也是一位入伍八年的军犬训导员,在他左臂上有一处被军犬咬的伤疤,而就因为这处伤疤刚刚促成了一段美好的姻缘。
  徐振杰今年26岁,按照山东老家的习俗,这个年龄即便不结婚也应该订下一门亲事了。
  徐振杰 广西军区军犬训练队 训导员
  我也没订亲,我小弟也没订亲。就是说老爸在家里面吧也算是抬不起头,就是说想让我赶快回去订亲。
  帮徐振杰说亲的人很多,女方听说他是一名军人,都很愿意见一见他。但相亲的徐振杰没能高兴多久,就产生了不小的烦恼。忙活了半天,一个对象也没谈下来。
  徐振杰 广西军区军犬训练队 训导员
  我告诉她,我们是一名军犬训导员的时候,她们就不大接受了。她们总认为是养狗的。
  为了徐振杰的婚事,全家人都跟着着急。情急之下,家里人劝他把当军犬训导员的事换一个说法。
  徐振杰 广西军区军犬训练队 训导员
  反正你训犬也是后勤工作,你就说你是后勤的就行了。当时呢我想了想,反正后勤的,训犬也是后勤,也没算骗人吧。
  这一招果真见效。一位名叫李丹的姑娘没有像其他人一样立即回绝徐振杰。
  徐振杰 广西军区军犬训练队 训导员
  一开始呢我们见面的时候,我只是说我是后勤的,然后慢慢地用这种软化的方法吧,就是说看她比较喜欢犬,然后我慢慢地说出我也是一名训导员。
  在徐振杰和李丹交往的过程中,李丹看到了徐振杰左臂上的这处伤疤,而听了徐振杰讲述这其中的原由,她很快就订下了和徐振杰步入婚姻殿堂的终身大事。
  2008年底,一名新训导员的军犬在跑障碍时受伤,就在徐振杰帮助新训导员查看这条军犬的伤情时,意外突然发生了
  徐振杰 广西军区军犬训练队 训导员
  当时我去看,我让他(新训导员)拉好犬,结果他也是比较紧张,一是看到自己的犬受伤,第二,是也从来没有第三他拉着犬,别人接近他的犬的这种经验,所以说呢,我在拿到它(军犬)腿的那一瞬间,那个犬转头咬到了我这个手臂上。
  一瞬间,长长的犬牙已经深深地刺进了徐振杰的左臂,看到徐振杰被咬,心情焦急的新训导员马上就要拿着牵引带抽打军犬,让它松口。但徐振杰却表现得异常坚强,他忍着钻心的疼痛冷静地制止了那名训导员的动作。
  徐振杰 广西军区军犬训练队 训导员
  我就嚷了他一顿,我就说他,我说你不要去这个说这个犬,不要去打它,这样呢会容易造成这个犬发生抑制。
  没有及时采取让军犬松口的措施,徐振杰随时都可能遭受更大的伤害。他只能紧紧地按住犬嘴,以防止军犬继续撕咬。同时他对这条军犬作出了平时用于奖励的抚摸动作,直到军犬的狂躁情绪渐渐稳定,才慢慢拔出了犬牙。而这时官兵们发现,徐振杰的伤情严重,左臂上被犬咬出的口子甚至伤及了骨头。和所有训导员一样,即使面对的是最危险的时刻,徐振杰也首先想到的是军犬的命运和前途,他担心如果用牵引带抽打了军犬,很可能会使军犬形成抑制反应。
  徐振杰 广西军区军犬训练队 训导员
  它抑制了以后呢,就是说以后再见到人它就有点怕。/或者说你拉着牵引带稍微不注意,那个手一捞牵引带的后面,它就有一种意识,感觉到你要打它了,它就立马放口。
  徐振杰所经历的这件事和至今仍留在他左臂上的这处伤疤,让李丹姑娘深深感动了。两人的亲事终于订了下来。不久,他们就幸福地走到了一起。
  在军犬训练基地,每一次战士服役期满退伍返乡,或是军犬配发到其他部队的时候总是让人伤感。这位名叫严晓敏的训导员和他的爱犬乐乐就曾经历过难舍难分的离别,可如今他们仍相伴在一起,这其中有着一个什么样的故事呢?
  刘春生 广西军区军犬训练队 队长
  人和犬之间很有感情,人有时候舍不得犬,为了犬而留下来。有时候犬可能把一个训导员留下来。严晓敏是一名入伍三年的训导员,两年前他第一次见到了昆明犬乐乐。当时乐乐虽然只有一岁,可在整个军犬训练基地都是出了名的凶悍。起初,战友们都担心经验不多的严晓敏驯服不了乐乐,可严晓敏却总是耐心地利用军犬最放松的散放时间接近乐乐。
  严晓敏 广西军区军犬训练队 训导员
  那时候因为犬是自由状态下,它也是跟我接近得很近,经常逗我,趴在我身上玩。
  能够接近乐乐,让严晓敏的信心大增,这个刚刚入伍一年的新兵也得到了战友们的认可。而接下来,严晓敏提出想让乐乐参加解救人质课目的训练,更让大家刮目相看。
  严晓敏 广西军区军犬训练队 训导员
  我们拿绳子放到它嘴里边,因为绳子我们两边是往后拉,那时候它感觉也是不舒服,也是不情愿,它也不想搞。
  为了让乐乐习惯咬断绳索的感觉,严晓敏找来的绳索由细到粗,训练的方法也是由易到难。最终,经过一年的训练,乐乐不仅能够完成解救人质这个课目的全部动作,而且还当上了基地的“示范犬”。
  可就在这时,严晓敏的服役期限已经满了,这也就意味着他和乐乐分别的时刻很快就要到了。
  严晓敏 广西军区军犬训练队 训导员
  我本来是去年是退伍的嘛,本来是服役两年是义务嘛,我本来打算退伍。按照训练基地的规定,老兵退伍前要提前一周把军犬交给新的训导员。可没过两天,严晓敏就了解到乐乐不吃不喝,一放出来到处乱跑,好像是在找他的情况。在基地领导的批准下,严晓敏打破了老训导员退伍前不应与所带军犬再接触的惯例赶到了犬舍。
  严晓敏 广西军区军犬训练队 训导员
  它听到我声音了嘛,它就是在犬房里很高兴,就是说它在犬房里面叫,叫呢,打开犬门,我就说不对呀,我说这样看上去也正常,没什么两样是吧。然后我就把饲料再试一下,它吃也正常。
  看到乐乐实在是离不开严晓敏,原本就想让严晓敏转为士官的基地领导,再一次找到了严晓敏,希望他能够留队。
  严晓敏 广西军区军犬训练队 训导员
  我家里面把我工作,一些什么都安排好了,等我回去了嘛。
  一时间,严晓敏面临着艰难的选择,一方面是回家有一份称心的工作在等待着他,一方面是和自己朝夕相处的乐乐竟然以**的方式挽留着他。严晓敏不忍心回避乐乐对他的那份依赖之情,更无法摆脱自己内心对乐乐的牵挂,因此也就有了和乐乐再次相伴的这个故事。
  又是一天紧张的训练,这是“示范犬”从容矫健的样子,这是参训不久的军犬茫然、迟疑的样子,在和军犬相伴的每一天中,训导员们充满着爱心,倾注着热情,在他们的严格训练下,这些军犬将走入新的军营执勤、警戒,不过,充满灵性的军犬也许仍会感受到训导员们的气息,记忆住训导员们熟悉的身影。
推送 编辑

模块【】 相关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