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牧网

首页> 资料

老头儿和狗

    这是一条长相威猛,血统纯正的德国牧羊犬,国内的传统叫法是“黑背”,头大、口阔、爪厚、尾粗。若是搁在警队怎么也是个令歹徒闻风丧胆的茬儿。

    它的主人是个又黑又矮的小老头儿,我目测过,那狗要是用后腿直立起来,估计要比这个小老头儿高出一个狗头。老头儿为自己有这样一条狗而得意洋洋;这条狗因为拥有这样的主人而悴废颓唐。

    老头儿的穿戴很简单,黑衣黑裤,款式叫人难以分辨,他的右手还时常拄着一根木棍。其实老头儿的腿脚很利索,狗在前边走,他在后边跟,一步都不落。于是我怀疑那木棍的主要作用是在狗的身上而并非他本人。老头儿会不定时的在马路上溜达,因为我在不同的时间段里都看过他,而且他的习惯是:专往人多的地方扎。

    我不知道这老头儿的家境如何,反正他时不时的会捡上几个空了的饮料瓶子,捡起后并不自己拎着,而是让自己的狗叼在嘴里。想那狗嘴能有多大,叼上三四个瓶子已属极限,老头儿不以为意,依旧在街上慢慢的走着。

    戏肉就在这里。

    我时常看到有很多人初次见到这对儿组合时的惊讶与羡慕,上到六十九,下到十八九。老头儿老太太,大姑娘小媳妇,糙哥小伙儿,扫大街的,卖肉串的。这人啊,一羡慕就想夸:“呦!您这狗不赖啊,怎么训的?”听到这话,老头儿便来了精神:“好吧?听话着呢!”然后,就是足本的大全套表演,什么立正,向左向右,趴下这些个简单动作。只有在这个时候,老头儿黑黢黢的脸上才会焕发出得意并炫耀的光芒来。老头儿激动的向外人展示着,激动过了,嘴里也就有些不利索。那狗叼着一嘴的瓶子,双眼无辜而又茫然的看着他的主人,努力的分辨着那含糊不清的口令。每到这时,我都会想起小品《就差钱》里的赵四,他挠着头,对着迷茫的田娃说:“我发现你这个孩子最近怎么翻的不那么利索了呢?”

    得到满足的老头儿带着他那条失意颓废的狗继续前行,期待着下一个人的夸赞。

    我们的身边有太多类似的举动,而且是以年轻的父母为主,他们领着自己的孩子,见到熟识的人,便停下脚步,先是让孩子叫上些叔叔阿姨爷爷奶奶,然后便是:“来,给XX背个什么什么。”这个什么什么可以代表的东西有很多,包括唐诗宋词百家姓三字经千字文弟子规,有的还让自己的孩子来段英语的绕口令。等孩子大了一些,逢人便说自己的孩子钢琴几级了,国标几级了,英语有多流利了,数学有多好了,年级又考了第一了,说完这些,对面的听众但凡有点儿心的都会夸上一句,你家孩子真棒!

    听到这话,夸自己孩子这主儿就爽了,眼神儿立马就俾睨天下了。如果你让孩子说一句实话,我估计九成以上的孩子会说:“我他妈要的不是这些!”

    我们费尽心思的教孩子们那些没用的东西其实就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我实在是搞不懂那些只能背到周吴郑王的家长为什么逼着自己的孩子背到年爱阳佟,我更搞不懂那些连《咏鹅》都解释不明白的人为什么逼着自己的孩子背什么《蜀道难》。这不是虚荣又是什么呢?你让一个本该玩汽车洋娃娃的孩子看《论语》,你让一个刚认识一百个数的孩子学乘法,你让一个母语都说不利索的孩子讲英文,做这些之前,你确定你的孩子真的是天才么?你们只记得爱迪生说过:天才是百分之一的灵感加上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爱迪生更说过:但那百分之一的灵感是最重要的,甚至比那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都重要!

    我们常说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而这条起跑线恰恰是划在父母脚下的。你的孩子可能喜欢画画,可能喜欢玩泥巴,可能喜欢做手工,可能去做那些让你根本不好意思和别人显摆的事情。可当你发现他的天分的时候要在第一时间支持他,鼓励他。你的意愿,仅仅是你自己的意愿。这世上没有完美的事情,你觉得你的人生完美了,那么你孩子的人生估计就完了。也许,你会觉得有些遗憾,可孩子们,他们的一生将会无比的灿烂!

    你的选择是:要一条听话的,只会叼瓶子的狗。还是让他回归的本源,成为他自己的英雄。
推送 编辑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