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牧网

首页>返回

SV为何推广展示线德牧而非工作线德牧的内幕

在过去的3---5年时间里,sv内部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让我有理由相信:工作线的德国牧羊犬,以及其他所有类型的同类,正处于严峻的困境。出现的问题包括体能、可训性,工作能力以及实用性的下降。作为一种工作犬,德国的德国牧羊犬似乎正在跟随他的美(国)系展示型德牧一道向背离实用性的方向发展。甚至在不久的将来,(德国的)德牧,正如存在严重的健康和气质(神经)问题的美系德牧一样,或许会成为伴侣犬中最合适的选择。美系德牧的现状正在向世界显示,一个犬种在经过若干年的近亲繁殖从而破坏了神经系统之后,将会变的何等危险和不可靠。
对于真正的工作犬来说,良好的神经类型是其良好性格特征的基础。一只真正的工作犬只有具备了岩石一般坚强的神经系统,广泛而可靠的训练才成为可能。无论多么不严重的神经质问题将会极大的限制它接受训练的能力。对于一条狗来说,我们不能认为地区或全国冠军的获得比其行为更能决定它的价值。而行为是建立在神经系统基础之上的,它决定了你同你的狗之间关系可能达到的程度。良好的神经系统不仅可使人犬之间建立一种超级关系,同时令你在饲养,训练中尽享快乐并且取得你能力所及却意想不到的成绩。
在SV近期发展过程中最后的三、四年前,我曾说过SV正在回到德牧创始人MAX VON STEPHANITZ最初提出的发展路线中去。一段历史:在七八十年代,马丁(MARTIN)兄弟将SV内部的展示与工作德牧繁殖人分离开来。(WALTERMARTIN 拥有名为VON DER WIENERAU 的犬场,在四年内繁殖了363窝德牧;HERMEN MARTIN 拥有名为VON ARMINIUS 的犬场,繁殖了206窝 [注意:是"窝",不是"只"])。我有一种印象,他们正在批量生产一种德国牧羊犬,并通过让那些拥有下滑背线的德牧在全国的繁殖展(BSZS)中赢取所有的顶级席位从而使其易于销往美国市场。按照惯例,SV的主席拥有裁决比赛中顶级席位的权利,而当时的主席恰好就是HERMANNMARTIN(犬场为ARMINIUS)。接下来,大约12年前,一位名为PETER的人当选为SV的新任主席,此人致力于重新在SV内部的两大主要阵营(工作与展示阵营)之间求得平衡。尽管速度缓慢,但还是取得了一些进展,这令我对德牧拥有更美好的未来产生了希望。
最近的麻烦伴随着HELMUT RAISER 被提名为全国的繁殖总监(ZUCHTWART)候选人而产生,我确信许多人都会把HELMUT RAIZER这个名字同防卫(SCHUTZHUND)训练联系起来。在过去的几年中,ELMUT RAIZER在改进防卫训练方法以及帮助许多人更好的理解训练原理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然而其本人从未繁殖过哪怕一窝小犬,尤其是,此人作为展示德牧的坚强反对者而闻名于世,于是许多SV成员对其竞选产生了分歧。我无从知道他为什么允许自己被提名为繁殖总监,或许这是进入SV高层的唯一方法,从而实现影响SV的现行路线的愿望。但是暂不谈那些肮脏的令人生厌的细节,2004年6月法庭最终裁决HEINZ SCHEERER取代HELMUT RAIZER 竞选成功。而前者恰恰来自于展示阵营。2002年12月,按照SV例行选举程序,OLFGANG HENKE 取代PETER当选为新任主席,同时ERICH ORSCHLER当选为副主席,两人皆来自展示阵营。如此一来,SV又再次牢牢处于展示派的掌控之中。
今天,我们不得不期盼着能拥有象MAX VON STEPHANITZ所描绘的真正的德国牧羊犬。而这一切或许将很快统统成为历史,这是何其不幸与悲哀。在德国的Leistungszuchtforum(可能是关于工作犬的讲座或研究班\论坛----译者)里,只有很少一部分工作德牧的繁殖者。到目前为止,通过那里人们的言谈判断,大家似乎都在说着令人欢欣鼓舞的话语,而我却没有看到任何能够真正拯救工作德牧的实际行动。而这一行动只能来自于这个国际公认的德牧界的代表机构----德国牧羊犬协会的内部。由此恕我妄下断言,美(国)式的贪婪贯穿了那对马丁兄弟的完全受控于利欲的整个合作过程。其结果就是冯氏的真正的工作型德国牧羊犬走向衰亡。这不能不说是美式贪婪的又一次胜利。